旁觀者迷

關於部落格
當局者清。
  • 62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樂裡尋章。<二>

曲名:不捨  作者:曲/編曲:阿輪 二胡/楊思雄 出處:龍圖霸業<壹>  發行:無非文化 上市日:2002年1月18日 曲名:迷離夜 作者:曲/編曲:阿輪 出處: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 發行:無非文化 上市日:2005年10月1日 曲名:玄機暗藏 作者:曲/編曲:孫敬凡 出處: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貳> 發行:無非文化 上市日:2006年1月21日 嗯,開始第二篇了。 慢慢寫,總有一天會寫完的。   「不捨」。   「不捨」是一首二胡曲,且是由真人拉琴而非電子音合成。話說第一次聽到這首曲子的時侯還覺得,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難聽的曲子。且不止是我,連當初大安森林公園演奏會的時侯,有樂迷聽到這首曲子後還不解的問:怎麼會排入這麼冷門的曲子?   老實說,是滿冷門的。(攤手)   個人也很好奇,為何會排入這首讓人每次一聽到都會按跳過的音樂。   真的好疑惑!但我又沒辦法親自去問答案,想想也就算了,人家高興就好。過了一段時間,看到作者在談這首曲子,她為這首音樂下了一個很奇妙的註解:「不捨」是一首"撿人聽"的曲子,喜歡的人會很喜歡,討厭的人會很討厭。     嗯,還真是兩極化。所謂的"撿人聽"大概指的是"緣分"吧!有緣就繼續,沒有緣就拜拜那種。就像是"肉桂",喜歡的人超喜歡,討厭的人也會超討厭。也也許是指這種冷門曲,只有一些較有心思的人才聽的見音樂裡的訊息(?)。當下聽到其實不懂作者表達的是什麼,可能是因為當時自己見識不多,對於一些較細膩的語意無法理解,所以才會不懂。   後來,忘記過了多久?因為整理房間,我又拿起這張原聲帶來聽。當時因為手頭在忙,沒空去挑歌,就讓CD自己走完。忽然,聽到一首緩慢的二胡曲。當時心想,這張CD有收錄這麼悲的曲子嗎?側著頭想了一下,後來實在因為想不出答案,便起身去拿CD外盒。找了一下才知道,原來是這首「不捨」。   也許,我成長了,心境改變了,對這首曲子的印象也跟著改觀了。   或者,我被這首曲子給"撿"到了XDDD      不會形容那種感覺,若真要講,我只能說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的驚奇。遙記當初買CD回來時,第一次聽這音樂根本聽不完,曲子才走一半而已就把它跳過。之後雖然有試著再聽幾次,結果依然相同,這使得我只好把這首「不捨」打入冷宮,從此設定好每次聽每次都要跳過。想不到,一段時間後,我竟喜歡上這首在樂迷口中被列為"冷門"的曲子。   突然覺得弦樂器其實是很美妙的樂器,尤其是搭在這樣類型的曲子。在"可愛的老乞丐"裡,音符輕快的弦上舞動著,讓人可以沒有壓力的感受著老乞丐樂天知命的悠然感。但一樣是由二胡表現,「不捨」的緩慢曲風卻加重了悲傷感。二胡我不懂,但我知道拉二胡時是要一手持弓,一手揉弦。在這首「不捨」中,胡琴的聲音不只一聲聲的把情感給揉進去,更把那種內心糾結的無奈感給拉出來。細細聽、靜靜聽,彷彿可以感受到樂手在演奏曲子時身體隨之擺動的樣子。那種無力感,那種莫可奈何,是萬般不捨的心痛,也是沉重又放不下的苦。這一聲聲的樂音,有時會讓我覺得,這到底是在揉弦拉琴?還是在拉扯某個人的心?   也許,只有創作者明白。也也許,只有聽見這首曲子的人才明白。   明白,何謂「不捨」。      當初的劇集我有看,音樂也有聽,但兩者相乘並沒有讓這首音樂在我心裡佔一席之位。我在想,音樂算是一種電波,接收到的人不一定會接收的到全部的信息,接收到的部分也不一定和自己相容。樂曲早就作好且不可更改,人的心境卻是會變且不復以往。到底這其中的變化是什麼?是時間的問題?還是心態的不同?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阿輪!我要跟妳說,這首「不捨」真的很棒! ------------------------------------      「迷離夜」。   我都叫這首為「白髮劍客」。XDDD   迷離夜,夜迷離,濛濛月夜,撲朔曖昧。其實這首不是那種讓我一聽見就喜歡的曲子,和前面所提的「不捨」相同,都是經過時間的淬鍊才讓我看見XD。   這是一首,我用很多種角度在品味的曲子。為什麼要用"很多種角度"呢?答案如曲名,這是首讓我無法太清晰定位的曲子。以曲名來看,曲子透露著曖昧不明的味道,彷彿在濛朧的月夜下,乍現一道清晰的亮光出現後又消失,讓人摸不著頭緒。而「拉長音」和「增強」的作法,捉住了人的注意力,讓人專注在這個部分的同時還會去想之後是什麼。接下來出現的琴音,像是月夜裡調皮的精靈,似是玩耍、似是捉弄般的跳動在曲子裡,是一種非常明顯存在。   但若以創作發想來看,曲風一如創作者對於「俠客」定位的風格,琴聲則賦予了「冷冽」個性。個人尤愛曲子裡出現的琴音。通常聲音愈清脆的樂器給人的感覺愈冰冷,創作者的創作發想裡的"個性冷冽"用清徹的琴音來表現,只能說名符其實。      這曲拿來給「解死結」使用,也沒有不適當,只是差的遠。   曲名的「迷離夜」,應該也是由此而來的吧?   這種似醉似清的迷茫分界,真教人細細玩味。   這大概也是我喜歡這首音樂的原因吧?   可以給人很多感想,而且每個人都不會一樣。   太直接的音樂,總是缺少一點空間。可空間一多,就會偏離作者自己的發想。   就像眼前若有一幅烏漆抺黑的圖,有人會說那是夜晚,有人會說在陽光底下   也就是陰影。       究竟是陰影?還是夜晚?答案就只有作者和真正的知音才懂了。   至於我,只能說想像力真的是一種創造力耶~XD   說到「夜晚」又談到「撲朔迷離」,再加上「個性冷冽的俠客」,我腦中第一個閃過的是「白髮劍客」。何必要指定創作呢?這首就是最適當的作品了!那首"鬼神之劍"像是叫一個蒙面的人手上再拿著一個牌子,告訴大家他是誰似的,使得這首曲子走不出作者想給予的風格,被限制在一個胡同裡。試問,一個穿著舊衣的新人,人家注意到的會是新人?還是舊衣?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真的是,為賦新詞強說愁。   這曲,既然當不成「冷冽的俠客」,就當作一段符合名子的如夢似幻情境曲吧! ------------------------------------   「玄機暗藏」。   也是突然注意到的一首曲子。   有時會想,這世上也許沒有不好聽的曲子,只有對不上的頻率。XDD   這首「玄機暗藏」是我開始注意孫老師作品的起始。我是如何注意到這首的呢?其實收錄這首的「戡魔錄2」裡有四首非常跳的曲子,而且這四首都是由孫老師所製作。我之所以會買這張是因為那首「狂龍一聲笑」,而且在買之前就對孫老師竟有這種曲風感到不可思議。有試想,老師也許不如外表所看的那般中規中矩也說不定XDDD。   這四首分別是「罪惡狂龍」、「月難全」、「玄機暗藏」、「螣邪」。前文提到,我是因為那首「罪惡狂龍」才買專輯,那為什麼我想提的不是這首,反而是「玄機暗藏」?說真的,要說到"好聽的曲子"真的很多,但要聽到特別有感想,就需要特別一點的才有。   會喜歡這首好像無來由?只是單純覺得這種緩慢的曲風,讓人容易隨著音符搖動身體,再加上看了小冊子上寫說這是首「探戈」味的曲子,就更讓我這個愛亂想的人在聽這首音樂時,會去想像搭配這首曲子的故事。其實,跳脫"布袋戲角色配樂"的概念、以舞曲的角度下去聆聽的話會有一種更大場面的感覺,像是化粧舞會裡的一種神秘氛圍似的。因此,在聽這首曲子時,音符會帶給我一個畫面,像是在敘述一個化粧舞會裡的短暫邂逅似的"有心機"。   我會想像,在一場戴著面具、不知彼此是誰的化粧舞會裡,有一位四處尋找願意與已共舞的人,一但他找到目標時,邀請的人主動,受邀的人欲拒還迎。這份邀請就像是一場謀略鬥智般,各有考量。到底那心思是什麼?是羞怯?還是心動?是迎合?還是接受挑戰?一切都只有自己明白。不管如何,彼此在當下都不是真實的。   當對方點頭答應時,倆人接下來的那段時光就像是談戀愛般:雙手輕握、交換眼神,臉上那抺輕笑透露出的訊息是什麼?旁人不懂,一切只有他們倆才知道。隨著音樂起伏,一進一退、轉身下腰,舞步在兩者間變化著,宛如劇情裡兩名智者彼此各懷心思的互動,舉手投足間牽扯到的是各自的利益。兩人交手,都是以確保自身利益為最高考量,當下的退一步未必是損失,有時是讓自己在下一步有更多的空間。要如何抓住對方心思?要如何讓對方不明白自己在想什麼?這一來一往間,各自讓步也各不讓步。   想到這,突然覺得這首還真適合「寰宇奇藏」這類型的智者使用。孫老師對異國風味的曲子似乎頗有興趣,這音樂若是在電玩遊戲裡使用,應該會用在阿拉伯語系的國家吧?當然,我是沒有想成吹笛人那種畫面(笑),但有這種畫面似乎也沒有太多衝突??孫老師的「罪惡狂龍」主題就是太明顯,缺少了讓人想像的感覺,一聽就是"魔性霸主"的味道,很難有其它想像。而這首「玄機暗藏」因為暗藏太多玄機,所以讓人無法太清楚辨別。也許,編劇選擇的原因是曲風吧?那種神秘又魔幻的氣氛,與坐在轎子裡的他有幾分相呼應之處。當然,身為智者,又怎麼能讓人摸清楚想法呢?   那,這段想像的最後呢?   最後是舞曲結束,兩人禮貌性點頭微笑,隨後各自轉身離去。但,兩人又似乎心有靈犀似的,走個幾步就又回頭看對方一眼,究竟"這一眼"代表什麼?就留給聽音樂的人自行想像了。因為,這首音樂的結尾是無限迴圈,是這麼一直一直的持續下去沒有結尾,想像當然也就多面化了。   其實個人對這種沒有結尾的音樂還滿喜歡的,這樣才不會有「音樂結束後的失落感」,也不會有"又聽完了"的那種感覺,反而會隨著音樂逐漸小聲而讓思緒逐漸遠去。音樂有沒有結尾除了是因為曲子能不能有這種走向之外,應該也是因為這段「思緒」適不適合有一個"結束"。畢竟有些故事適合有結局,有些故事卻不適合。不適合的故事給了結局是多事,不給,反而有空間讓人想像。        「留白」,何嘗不是另一種美麗?   「思緒」是複雜且多面象的,不會單純到只有一條直線。就像雙人舞蹈,在迴身分合間帶動彼此的下一步;智者間的對談,兩方的談判策略,也是這樣的周旋著:創造空間,尋找空間。       想像空間大容易讓人賦予故事,現實裡太清晰的真相,不適合在聆聽這首曲子時出現。這音樂宛如酒後的微醺,適合愛作夢的人聽,而這曲,也真的給了聆聽者很多空間,讓人可以在聽音樂的同時又能自以為是的想像畫面。這,真是聽這首音樂的另一種享受。   其實,模糊地帶的分界線,才是最清晰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