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者迷

關於部落格
當局者清。
  • 62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荒山亮---買醉的人

稀微的夜,買醉的人,坐在吧台邊品味著苦澀的酒
舞台邊的吉它手低頭調著音,確認每個音符都能到位。
彈什麼?
喝下酒,你就知道。




   一直都覺得亮哥很適合「滄桑」這兩個字。這男人身上有一股流浪的味道,就像心還在大海的另一頭還沒跟過來似的,散發寂寞味。我曾想過,他只要坐在旁邊不動,整個人就會就比「沉思者」還要有沉思的感覺。因此,當他創作一些帶著滄桑、空虛、寂莫的歌曲時,每個音符都是一句話、一段劇情,甚至是一個故事。

  這首「買醉的人」是布袋戲「霹靂劍蹤」的片尾曲,但我並不是在這個區域注意到這首歌,而是在歌唱比賽的節目,有人拿這首歌來比賽,當時覺得:「咦?這首歌,好像很久沒聽了?」

  隔天就拿劍蹤原聲




其實我是後來聽到「銷魂的吉它」才對這首歌有更加一層的想法。

裡用會注意到「銷魂的吉它」是在好樂迪播放的廣告裡。當下我並沒有點來唱,但有把這首歌放在心上。所以在買了「天荒地老」後,第一首就是聽「銷魂的吉它」。主要是因為這首歌在編曲的部分會讓我想到「買醉的人」,所以有產生一種莫名的連結感。

  

  有故事的人講出來的每一句話都是一個故事,音樂也是。要作詞就要先設定一個劇情,之後才能隨著劇情內容寫出完整的詞。我常常把這兩首歌拿來一起播放。聽完「買醉的人」後就聽「銷魂的吉它」,聽久了就變成「買醉的人彈著銷魂的吉它」,想想還真讓人覺得心酸。我又是何苦,要如此整自己呢?

  


  也許,亮哥期待人家看見。
  現在,我看見了。

 荒山亮,雖說這是個臨時想到的名字,但真要叫我想我也想不出來。這名字有種期待感,但這「期待」可以有很多種解釋,在此就不談了。因為這篇文是要寫「買醉的人」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