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者迷

關於部落格
當局者清。
  • 62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柳飄絮‧尹秋君

  柳飄絮‧尹秋君   一身靛藍、手搖羽扇,作風直率的斷極懸橋之主,言語間透露著自信,果斷獨行,不喜墨守成規,作風神秘,處處與六極天橋作對,逼使昭穆尊創立武林公法庭。其真實身份為玄宗叛徒之一────紫荊衣。   其他稱號:柳飄絮   身份:斷極懸橋之主   詩號: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天道歸一,斷極懸橋。   根據地:斷極懸橋   好友:昭穆尊(金鎏影)、臥龍行   武學:禁懸七日斷、化天凝掌、雲天極刃掃天闋、雲天劍法   兵器:雲天極刃   嗯,仔細想想。   因為這位先生一開始就是以近似反派的立場出現,導致個人一開始對他的印象並不是很好。尤其是他還"玩弄"了素還真一刻鍾,這點更是令身為素迷的我不喜歡他。不過,隨著劇集的演進,當他演了一場"扮黑臉"的戲碼:留住斷雁西風、並讓其和燕歸人相逢,這使得我對他的好感度竟大幅度的增加!?(也許也是因為他和七巧神駝之間的互動,更讓我覺得他的幽默度很夠!所以才會開始欣賞吧?)   關於「霹靂奇象」,其實個人是看的斷斷續續的。除了搶不到電視機是一個原因之外,另一個原因就是「奇象」在劇情編排方面,讓我一直想搞清楚也搞不清楚,所以我就隨緣看了。   在對尹秋君有了那麼一點認識之後,曾往討論區稍微探查一下消息。畢竟是看電視進度的,在電視與租片相差半年進度的情況下,只要沒有在最新劇集看到他,那心裡也或多或少有那麼一點底了。但幸運的是,我無緣得知他會在第幾集退場,所以也就一直保持著期待,期待他的每一幕、每一個鏡頭。   尹秋君的一句:「好友!你果真未嘗了解我?」的話語,帶給昭穆尊一個訝異、一個震憾。而昭穆尊的回問也讓我覺得是在逃避現實。但不管如何,戲已落幕,再多的疑問還是問不出真心話,再多的解答也解不開所有疑惑。當兩方之一開始懂得隱瞞,那段不能說出口的話就已是距離,而且是隱瞞愈多、距離愈遠。   所謂的"生死至交"只不過是一種假象、所謂的"生命共同體"更是一種藉口,也許「霹靂奇象」應該改成「霹靂假象」,因為不只「淚陽」是一種掩飾手法,連裡面的人心都是難以透視的一團霧。對於"友情",個人至今仍抱持著「保持距離、以策安全」的想法。只因一但你全心全意去付出,別人未必會以相同份量回應你。   上網查了一下關於紫荊花的花語,想不到查到的答案還滿極端的?   一:念故情,手足親情   二:背叛、疑惑、不信仰。   不管是那一個,對尹秋君而言都滿諷刺的。這位「紫荊衣」不知道當初編劇在設定時是以什麼樣的想法去創造出來的?老實說,當初最先查到的是第二個花語,而且看到時還滿震驚的,但仔細想想,紫荊衣本來就是玄宗的背叛者之一,所以被賦予"背叛"之名,編劇這麼設想也無不是之處。後來又看到第一個花語,還覺得滿貼切的,很符合「尹秋君」在劇中的設定。只是對於昭穆尊而言,大概只看到「紫荊衣」而不是「尹秋君」。只認定他會背叛,卻不相信他是念故情的人。      紫荊花期:9~11月   秋季:一年四季中的第三季。農曆為七、八、九月,陽曆為九、十、十一月。   紫荊衣又名尹秋君,照上述資料看來,編劇有把這二個名字的屬性研究一番。紫荊花開於秋季,名有"秋"字真是符"紫荊"之實,看來我得找個機會去親眼看看這花兒之美,也許這樣或多或少會比較了解尹秋君吧?   在尋找紫荊花相關資料的過程裡,曾被某錯誤資訊誤導、錯將「美人樹」當成「紫荊花」。只因尹秋君的頭髮上有"刺刺"的亮片為造形,恰巧和那跟紫荊花長相相似的美人樹幹上有"刺"是一樣的。但這一切的解釋,都在搞清楚之後煙消雲散了。(髮上"刺刺"的亮片裝飾,應該是"紫晶"。也就是取"紫荊"之音"而成的)。   紫荊樹下說三分   人離人合花亦然   同氣連枝永不解   家道和睦樂安然   紫荊花也有「家庭和睦」之意,在與該花相關的故事中,最有名的莫過於這篇三兄弟的故事。無奈的是,「同氣連枝永不解」在昭尹之間已是不可能的夢。雖然這也是劇情必然之路線,但想起來就是心痛啊!   這是一位日本布袋戲同人作家之作,標題為「刺鳥」。因為不懂日文的關係,所以對於作者為何要賦予這個名字,個人是不得而知。但我有上網查了一下關於「刺鳥」的資訊────唯有藉著最深沉的痛楚,才能換取最美好的事物。   好奇怪的意義啊……………….   我反而比較希望他身邊畫的是「青鳥」,只因我希望他能幸福。被背叛是很痛苦的,不管是愛情、親情或友情。當聽到「霹靂謎城」主題曲裡的那一句:「背叛由殺戮來結束」時,突然覺得這似乎是間接說明了這一段友情的結果。我很喜歡這張畫作裡的尹秋君,因為眼神裡有一種"期待"和"疑惑"。到底,他在期待什麼?亦或疑惑著什麼?更甚者,他在等待著什麼?   在看完這所有的過程、探知完所有的相關資訊之後,我除了心傷還是心傷。所以,在PO上這篇文章前還回頭看了一次畫作。原來,在尹秋君眼底,除了前述的"期待"與"疑惑"之外,更多的,是那份深刻的無奈……………   「好友!你果真未嘗了解我!」 另一番精細見解:http://blog.yam.com/windcrazy/article/2900904 會刊解說:http://diary.blog.yam.com/zhaomuzun/article/521620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