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者迷

關於部落格
當局者清。
  • 62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荻神官‧殷良

  名稱:荻神官   其他稱號:殷良   性別:女   身分:仙靈地界神官   詩號:秋水一筆、三尺寒;歌鳳三嘯、一身還。   初登場:霹靂開疆第16集   根據地:祈天空海。靈天之池   朋友:沖田鷹司   組織門派:仙靈地界   同修:梅神官、楓神官、柳神官   上司:女媧娘娘   同夥:風飛沙、華鶴仙者(族人)   武功:秋水天葦、一筆秋汐、秋荻映江色   兵器:秋水筆   形容:      接替柳神官一職的新任神官,個性率直、不拘小節,帶著些許輕挑、猖狂,對仙靈地界的規矩頗為不耐,心直口快,因此與地界之人格格不入,惟獨對女神尊敬有力,是武功僅次於玅筑玄華之下的高手。 ------------------------------------      最近愛上的女人........(呵呵~)   嗯......我竟然把她放在第三篇呢~   話說我最喜歡"三"這個數字,沒想到竟也在不知不覺中就把她擺在第三篇文章的位置,看來潛意識還真是令人難以理解呢~   我都叫她"荻",因為本名"殷良"太不受我青睞了,所以就以她的稱號第一字稱之。   說起荻,我忘了一開始是在那裡認識這位神官的,只知在她初登場那一集,我看到她出場方式是那麼地"嗆",當下心裡就感到無比震憾。後來看重播時,還刻意挑那一段再看,但那時不怎麼喜歡她,直到她開始洩露出"真實性別"的訊息時我才注意。      她,是女扮男裝。   對於這種類型的角色(女扮男裝),從小在我心裡就有一種特殊的情感。最先有感覺的是中視週日大戲「霹靂神捕」裡的"鐵手",那時侯其實不迷劇情,同樣不怎麼注意她,直到鐵手她的真實性別被發現後,我的雙眼才為之一亮(笑)。之後再喜歡上的,就是卡通「凡爾賽玫瑰」裡的"歐絲佳(奧斯卡)"、霹靂布袋戲裡的"百里抱信"。   說到"信妹",她還是我第一個看戲看到落淚的角色。   回到主題。   為什麼荻給我的印象那麼深刻?除了因為她是女扮男裝之外,另一個就是"個性"了(但前者才是最主因)。也許,我只是單純對這種帶著神秘感的人物有興趣,也也許是我的性向間接影嚮到對周遭事物的喜惡。但不管如何,對於荻,我心裡是有一些些期待與心動的,儘管她只是個虛擬人物。     那是一種情感的投射,就和光線一樣是可看不可摸。   不過,喜歡歸喜歡,以她的年齡和修為,再加上猖狂的性格和那不拘小節的個性,儼然是標準的"教師"。老實說,這對我實在是有點壓力啊.....T▽T      但,絕對無損於個人對她的喜愛就是了。(大心心)   荻的出現並不單單只是一個"偶像"的出場,她還讓我看到何謂"專注"、何謂"堅持"。其實戲不只是戲,它是貼近人心的一種傳遞方式,與之產生共鳴者就能感受到那種"波動"。對於荻,我很感謝她自始至終都沒有改變,也感謝編劇在賦予她生命(個性)時,一直都是保有最初本質的她。就是這不因外在而改變、不隨風起舞的田畔之荻,在我一路看戲的過程中輕輕地撫過我的心。雖然這「荻」的花期不長,但我知道我是忘不了她了。(苦笑)        說到「荻」,最先令人想到的就是白居易的「琵琶行」裡寫的那句「楓葉荻花秋瑟瑟」,但在看過霹靂布袋戲之後,最先令人想到的恐怕就是詩經秦風的「蒹葭」了。「蒹葭」。荻為「蒹」、蘆為「葭」,一般都泛稱為蘆葦(荻)草。這首堪稱最經典的懷人詩,內容描述的是作者的滿腹情意,及無法追尋至伊人身邊的無奈(或無力)感。所謂"懷人",就是懷念(思念)那個人。       詩經。秦風。蒹葭   『蒹葭蒼蒼 白露為霜 所謂伊人 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 道阻且長 溯游從之 宛在水中央    蒹葭淒淒 白露未晞 所謂伊人 在水之湄    溯洄從之 道阻且躋 溯游從之 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 白露未已 所謂伊人 在水之涘    溯洄從之 道阻且右 溯游從之 宛在水中沚』   "那個人",並沒有指特定對象,有可能是朋友,有可能是情人,在此我願意相信是後者。當我因為寫文章而查閱相關網頁,畫面出現了「蒹葭」兩字時,映入我眼簾的最初,腦子裡所想的是以前老師所教的內容。浪漫又真性情的老師,選擇相信那位「伊人」就是指作者心裡所仰慕的那位女子,認同的我也就這麼理所當然的相信著了。   荻會是那位伊人嗎?(呵呵~)   不一定。因為這首詩要從荻的角度或沖田鷹司的角度下去看都很適合,不管是誰都在苦苦地追尋另一方,儘管對方離自己不遠,但因彼此立場不同(正如道路阻攔),就算是在伸手可及的地方,那句話、那份心意,也沒辦法直接的傳達進對方耳裡。   這,應該是世界上最遠的距離吧.....   其實,我只是在發揮魔羯座不太可能會有的幻想力罷了,荻神官他們的故事並不完全適用於這首詩。蒹葭之意我只取其"荻"名,「蒹葭」之文我只取那"有情人無法終成眷屬"之意。那代表悲傷的季節和植物,再搭配上悲傷的人物及故事,最後交織成悲傷的結局。也難怪我會把『荻』當成"悲傷"在看待。   蘆荻。   為近秋之植物,花季於六月~七月。   「秋」一直是我最喜歡的季節,因為這個季節的天氣難以捉摸,也因為「秋老虎」一詞讓人覺得這個季節難以相處。若翻看字典來看,「秋」這個字是四個季節中的第三個,為萬物蕭條之際,帶有「衰老」之義,也帶有「悲傷」之意。另外,正所謂「秋收冬藏」,「秋」也是帶有「收藏」的意味在的。   最後,「秋」也是五行之中的「金」,帶有兵戎、肅殺之意。名稱中帶有秋意的荻神官,個性帶著輕挑和猖狂,以"荻"為名似乎也頗為適宜。   其實,我不算是個粉絲,因為她在劇中有做過什麼豐功偉業我都記不得。這除了因為我對她的注意並不在那方面之外,另一個原因就是編劇讓她在後來所扮演的關鍵角色讓她無法成就太多"大事"。基本上她是個「神官」,也盡本份的在守著仙靈地界和女神,儘管結果不如人意,她卻已在我心裡寫下盡忠職守的一頁,個人很欣賞也很佩服這樣的人。   故事總有落幕的一刻,看見一個愛到足以觸動自己內心深處的角色退場,怎麼可能會沒有什麼想法呢?可偏偏我的答案就真的是:沒有。   並不是退場的角色太多,自己已經看到麻痺,而是"離開"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當一堆粉絲在憤憤不平自己喜愛的角色從大咖變成小咖時,她們可能沒想過有些粉絲已經很久沒看到她們也心怡卻消失很久的角色。當一堆粉絲很久沒看到自己喜歡的角色,殷殷期盼著該角色至少出來跑一下龍套時,卻忘了有些粉絲是永遠看不到那些被判退場的角色。活著,會被罵、會消失(生離),退場了就沒有這種情緒反應,因為一切已成定局(死別),強求不得。   有些事,沒辦法被改變不是很好嗎?   「告別今世悲哀的立場,才會有來世幸福的相守」    『不是他離開我們,是我們被留了下來』,這是出自PS2的遊戲---「零~刺青之聲」的結局裡所訴說的一句話。如果,將其套用在荻和粉絲身上,不也相用?荻的詩句到最後被官方更改,從「一身還」變成「不如歸」,應該也是對主角心境變更而作出的一種呼應吧?      知道自己的立場,明白自己該走的路,我一直喜歡著這麼一位個性獨立的女子。只因她擁有我所沒有的特質、我所想追求的一種方向。   有時我會這麼想:   其實,除了「夫妻」之外......   「偶像」和「粉絲」的個性、思想,也是互補的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