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者迷

關於部落格
當局者清。
  • 62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十車書‧百里抱信

  姓  名:百里抱信   所屬組織:儒教   所在地 :世外書香、香靈書院   同  修:歐陽上智(歐陽勝天)、司徒守義、南宮佈仁、上官知禮    詩  詞:借問江潮與海水,何似君心與妾意,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覺海非深   她應該是我想寫的角色裡,極少數沒有圖片的吧?   雖然我手上有她的圖片,但大多是同人圖,真實木偶圖片卻相當少。主要是因為她的出場劇集很早,在一九九三年發行的「霹靂狂刀」時期。那個時侯的霹靂並不注重角色的行銷與人氣培養,再加上網路尚未盛行,木偶圖片自然就很少流出,現在能在網路上找到的如果不是癡情依舊的粉絲們所畫的同人圖,就是從影片中擷取下來的影片圖。也因為出場很早,對之後才加入劇集的粉絲而言,信妹是很陌生的。但無論新舊戲迷,至少對於素還真的粉絲而言,信妹她還是有那麼一點可以被人提起的連結,一個被提起的空間。   為什麼要寫她?因為這個角色對我而言很特殊。   她帶給我的是一些思想方面的影嚮。在這方面,除了較近期的"襲滅天來"之外,她是最早也是最深的一位。常言道: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由人所編寫的戲劇當然也會改變人的思想觀念和處事態度。以我所感受到的改變來講共有兩個方向:一為看布袋戲之習慣,一為個人情感方面的應對角度。   先來談看布袋戲的習慣。   當初是為了往回追劇情才會去租"霹靂狂刀"(但,那長達六十集的壓力真的讓人喘不過氣來就是了),主要是想看信妹和狂刀的出場。印象中我是在霹靂皇朝至霹靂英雄榜這段時間加深了對信妹的注意,一直到她回復女裝之後,這份注意力便到達了所謂的臨界點。後來,霹靂英雄榜成了我追新劇集的開始。每次發片時間一到我就會乖乖到錄影帶出租店報到。更後來,劇集演到信妹被斬首,當下被這一幕給嚇到的我,也從這時侯起停止了租片的生活。      所以說,現在網友們口口聲聲說要是XXX死了就不要再租片,這是有可能發生的。   至少我自已就做過這樣的事。   也因為那一幕之後,我知道自己無法承受太多(笑),也因此開始"退後一步"來看片,也就是追電視劇情。以上這些是我當初看布袋戲時無法想像會發生的,原本以為只不過是一部戲,過了就沒什麼,但事實卻不是如此。直到現在,我都還認為"慢一步"看戲的做法是對的(笑)!雖然無法和其它粉絲同步追新劇情,但有個"緩衝期"比較不會得內傷,眼淚也才不會流不完(?)。   回到主題。      信妹最讓人感到不捨的地方,就在於她對素還真的戀慕之心。她心怡於他,卻又無法與其相守,只能用著自以為是方法來欺騙自己與傷害素還真,「迷情之墓」那段劇情最是這份單戀的關鍵所在。   借問江潮與海水,   恰如君情與妾心,   相恨不如潮有信,   相思始覺海非深。        編劇取白居易的「浪淘沙」其中一段讓信妹來吟頌,將她的情意展露無遺,也讓人可以很容易的理解"愛情"這兩個字。信妹對素還真的所作所為我不予置評,是好是壞都只是一個由愛轉恨的表現,這些在大家週遭都很容易聽聞。   不知喜歡信妹的粉絲們,對她印象最深刻是在那個時期?就我所知道的大多是在"迷情墓"那段,但我個人倒沒留下什麼深刻印象。記憶中,信妹留給我最深刻的表現,就屬她當上儒門掌教那個時期。   為什麼會是那個時期?因為那個時侯在真實世界裡也正在提倡「男女平等」的口號。   若戲齡跟我一樣超過十年的戲友就知道,在霹靂布袋戲的世界裡,有實質掌握到「兵權」的高位階女角並不多,少數算一算只有妖后和九禍才有帶兵戰鬥的經驗,其它像是魔魁之女、儒門教母等雖位居高階卻無領兵之實。   所以,那時侯的編劇讓百里抱信帶兵對抗敵人進攻、拼死守護「香靈書院」的畫面,在那個還是以男性為主的時代(不論戲裡或戲外)都是很特殊的安排。雖然說她是在九代令公和其它較高階的儒教人員都逝世的情況下才升格為儒門掌教,但帶頭抗敵的那種勇氣以及定要守住儒門重地的決心,在當時大部分女角都是弱者的戲劇中顯得相當突出。也因此,信妹那拿著劍又受傷流血的畫面便久久在我心裡揮之不去,也難以忘懷。   但後期信妹的付出卻只換來素還真的一聲悲嘆,這讓我對她的付出感到很不值。   所以,我一直很感謝同人作家的存在,她們滿足了眾多戲迷們的依戀與不捨、遺憾與嘆息。數年前,一位戲迷同好轉給我一篇關於百里抱信的同人文,那算是我看過跟信妹有關的文章裡,寫的最深得我心的一篇。   作者「殊星」的「風吹百里愛隨行」,在當時神秘劍客風隨行尚未被獨立成單一角色的時期,幫粉絲們實現了間接性的夢想。那時侯的風隨行在編劇筆下確實是素還真的分身,殊星將其與抱信配成一對,除了間接實現了抱信想與素還真相守的心願,也滿足了部分粉絲的遺憾。對於這個配對個人雖不怎麼認同,倒也不覺得突兀,畢竟殊星筆下的風隨行是獨立角色而非素還真分身,以"轉移注意力"的方式來寫文,還滿實際的。   所以,我也是被間接補完遺憾的一位嘍?XDD   文章裡的素還真曾說過:『百里抱信是一位好姑娘,不該活在無法實現的幻夢裡。』。對抱信而言,無法與心愛的人在一起是種遺憾,雖說殘缺也是一種空間,可以容納很多未來無限的可能,但誰不想要完整呢?信妹突然中斷的生命是留給粉絲的殘缺,對我而言更是種遺憾,一種無法看到她善終的心痛。   早期的劇情編法較容易安排一個角色的起與落,現今卻說收就收決不保留,粉絲們能做的就只有在螢光幕外一直一直編織想像,一直一直製造幻夢......     所以,我也想說:在劇情發展過程中,又有多少粉絲不是活在無法實現的幻夢裡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