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者迷

關於部落格
當局者清。
  • 62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不孤

醫邪-天不孤

根據地:千竹塢、煙波江

相關物品:墨懸神針、鍾離神針、死神之眼

武學:   咒術:刻骨轉生術(七神開光。墨懸引絲。刻骨轉生。逆天法動)   七星耀月、流雲指、千手如來指、無定潛針流   

簡介:血榜第一人,同時也是武林中馳名的醫邪。手中墨懸神針能操控人之生死,故享有「死神天敵」美譽。其人冷傲孤高,態度曖昧、雌雄莫辨,擁有死神之眼,能看破任何命門死角,立場正邪莫辨‧‧‧


  這篇文,寫好久。

  應該是有一些什麼纏住我的思想,才會寫不出來。
  怎麼說呢?
  這種類型的文章在這裡也好幾篇了,但從沒有一篇像這篇那麼難寫。每次一打開電腦就會有很多想法,但敲鍵盤的手卻不知要打什麼。日子一天天過去,這篇文寫完的機會就愈低,可想放又放不下,心裡一直懸念的結果就亂寫一通,想當然爾還是再說。(個人比較喜歡"熱筆文",情緒、文字相乘,文章看起來比較一貫性。但這篇文變成"冷筆"了....)  

  為什麼會這樣呢?實在是因為對這角色的愛來的太突然也太濃烈,愈是掛心愈難以表達。關於天不孤,很久以前就在試聽時聽過配樂及其名,但一直無緣見其真面目(?)。直到電視播出她的身影後,雖然初出場時只半現容貌,但熟悉的樂音一起,我和天不孤之間的連結就在聽覺中建立。

  其實我一直不明白,這世上明明有千千萬萬個人,為什麼最終選擇的會是那個人?就像一齣戲明明有好多個角色演出,但會喜歡的卻只是某幾個角色?如果真實世界的人與人之間是藉由一種叫做"緣份"的關係來認識,那和虛擬人物之間的選擇又是藉由什麼呢?

  回到主題。
  怎麼認識(?)天不孤的呢?
  當然是劇情走到那兒人物就認識到那兒......說是這麼說,但這個定律對我和天不孤而言並不適用。因為是追電視進度的關係,劇情和原聲帶的發行是有時間落差的;儘管劇集進度尚未追到「天啟」,我還是聽從網友推薦,點了幾首音樂來試聽。忘了是第幾首,原本漫不經心在聽,但清徹的笛音出現後,我整個人像是被電到一般的突然清醒,耳朵的注意力就開始放在這首曲子,手中的滑鼠把網頁點回試聽頁,稍微搜尋一下才知道原來這首是天不孤的角色曲。當時心裡默念一次這個名字,從那天以後,這個名字就隨著音樂刻進我心裡,留下了記號。 

  「醫邪。天不孤」

  醫邪。
  直接了當的稱號。
  照常理講大夫是不挑病人的,但這位孤高冷傲的天不孤卻言明只醫邪,且無能無為者還不醫。這種有違世俗常理的設定和天不孤的醫者身份產生很大的反差,捨善近惡的"原則"也增添了人們對醫邪在血榜立場裡的認定。天不孤曾說自己有病,月刊也記明此點緣自母親。這樣一說,似乎讓天不孤在某個角度上可以站的住腳,不會被是非對錯和世俗常理來評斷。

  天不孤。
  老實說這名字我好喜歡XD
  看似坦言,卻也有一種好似孤單人自我安慰的感覺,有語帶雙關之意。曖昧不清、語意不明其實也是一種吸引力,會吸引人想探個究竟。不管是醫邪之號的由來,或那讓戲迷自行想像的性別,一層一層的謎團堆疊出我對天不孤濃濃的興趣,也造就她在我心裡不同的地位。(誰沒有好奇心哩?) 
   
  她那裡吸引我?最主要是那股曖昧不明的味道。似男非女,初出場時讓大家難解她的性別,似正亦邪,行為作風讓人無法猜出她的立場為何。難以掌握的人最有魅力,讓人挖空心思也摸不著頭緒。雖然她的配樂好聽,但我就是覺得太"清晰",缺少一股天不孤專屬的"曖昧"氣息。但也不是不適合,曲子聽來"空虛"味重了點,彷彿在等誰卻又等不到般的失落惆悵。以這點來說,拿來當千竹塢的場景配樂倒是很合味。

  「千竹塢」,似是等故人停靠之處。
  「煙波江」,煙霧瀰漫的江水。
  月刊裡寫道:她在等死神來。我想,也是吧!
  也許死神來自風雨之夜,所以她等待風雨的到來。
  也許死神乘船而來,所以她選擇留在煙波江畔。
  也許希望死神留下來,所以在江邊建屋(塢)。
  也許知道死神無心於她,才會種下千竹。
  竹為空心,種竹者又如何有心?
  被無心之竹包圍,種竹者又豈會愛竹?


  詩號為:冷風清鈴,撫動人心,何人不獨,唯天不孤

   
  我想,「唯天不孤」這句應該是最先想出來,而後再延生出前面那幾句。簡單四句共十六個字就將天不孤的味道營造出來。我總覺得這詩句未完,應該還有其它句子。因為天不孤是位多愁善感的角色,很愛在劇裡吟詩,想詩的人也許原本想要寫一長段給她,但又或許不想花費太多心力在這部分,所以原本就只有後面那二句也不一定。 
 
  關於造型,我一直都覺得她和寒煙翠一樣,是個適合撐傘的角色。也喜歡她的衣服有配上水袖,那是女角常見的設計,舉凡柳依依、自在天女、太息公、炎翩翩、梅神官、女神等等都有。水袖一揮,柔情萬千,嬌柔身段再配上輕輕細語,天不孤啊!妳根本就是女的!!(我不介意官網把「性別:女」的字眼重新上架哦~)   


  雖然她的一舉一動讓人覺得是女的,但我始終認為天不孤是男的。


  不是因為素還真叫她一聲"公子",也不是她在南風不競面前坦胸,更不是什麼腐思想發酵。而是因為月刊寫出的故事,讓我覺得她心裡應該有想要"顛覆"世界常理的一部分(這部分又稱之為:"衝突")

  當一個壞人是醫師的時侯,身為病患的你要不要讓他醫?當一個壞人是病患的時侯,身為醫師的你要不要醫他?天不孤對是否醫治的定義也是跟大家一樣,都是取決於自己。醫與不醫都有各自有選擇權,只是較多數人取決的是眾人的利益。我說,這天下人都是自私的,你是我是他是,天不孤也是。不需要活在別人設定好的框框裡,就像天不孤要不要以符合自己性別的行為舉止和穿著打扮來面對眾人也是她的自由。官網把性別欄拿掉,正好讓戲迷不要被世俗給框住。


  「這世上什麼都是真的,只有眼睛看到的是假的」。


  當我們在思考天不孤是男是女時,不也是以一般分別男女的常理來作評估依據?官網拿掉性別欄的想法為何我不懂,但,戲就是這樣,沒說出來的就是"你想的那樣"。一切,簡單的很~


  說更白點,不就是一顆心在左右自己?


  人,都喜歡標準答案,但也有人愛玩這種神秘遊戲,偏偏這遊戲容易折磨人。愛也好不愛也好,遊走於模糊地帶,有所保留的讓人猜不透也是一種樂趣。天不孤初出場時不現全貌,鏡頭下那半現的容貌引起不少人好奇討論。她是特別的,不管是她的身份或立場,不管是來歷或武功。眾多疑問加深了想像空間,也加深了你我的注意力,也更讓人猜不透。 


  這,就是世人所言:「神秘」。

   
  「戲如人生」眾人皆懂,戲劇本來就是反映真實(當時)社會風氣的一種表演,也因為跟隨時代走,故身處其中的我們會很容易藉由劇情、人物、甚至是一言一語而有所感受,觸動內心深處那片有時連自己都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情緒。不知為何,每每看她在屋裡自言自語亦或吟詩的畫面,都會讓我把她和半花容在無夢樓半倚欄杆的那個畫面作聯想。半花容在無夢樓裡建立一個夢、等待一個人,卻又因為"無夢"而清醒。失去死神之眼的天不孤,在斷了和死神的連繫之後,縱有"死神天敵"之封號,又怎麼還會有看到死神的那一天?


  執著,真教人煩惱。 



  最後,不要問為什麼天不孤在我心裡是男的,但文章裡卻用"她"。 

  這篇文,還沒寫完吶........... (遠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